新闻中心news

+返回上一页

案上云烟—文房雅玩拍卖鉴赏(七)

发布时间:2021-11-22 16:27:16来源: 点击:

原标题:案上云烟—文房雅玩拍卖鉴赏(七)

清 汪复庆铭百眼天池端砚

年代清

尺寸23×11.5×3.7cm. (9×4 1/2×1 1/2 in.)

出版:静妙轩主人编,《静妙轩藏砚》,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年,第102-103页。

出版:静妙轩主人编,《静妙轩藏砚》,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年,第102-103页。

梅花坑的开采始于宋代。自古文人推崇“天然去雕饰”,此砚台取自然形砚材,天工巧琢,砚面雕成海浪涛天,栩栩如生。《砚辨》曰:质坚粗,色苍紫晦绿,点斜似无瞳石,一片眼或数十盈尺者或至百数。梅花坑色苍灰微带黄,以石眼多为其特点。石眼多呈黄色,质地略略。背铭:“百眼天池砚。甲辰臣汪复庆识石记。”

汪复庆,清安徽歙县人。善琢砚。《四巧工传》云:“复庆,本古法,尤善度材騞然奏刀,迹浑象脱,能就石理而得模型,异样天成,素质弥焕,不假雕琢而边幅整严,可谓善矣。”

展开全文

清 萧韶、姜树铭端石桃形砚

年代清

尺寸14.5×10.5×1.7cm. (5 3/4×4 1/8×5/8 in.)

砚端石制,做桃形,石色青紫,质地温润而泽,细腻而滑。砚堂平阔。紫檀随形盖盒。砚背镌刻隶书:瑶池之实,寿世之珍,天赐文人,永保无垠。姜树铭。长篇楷书镌铭:戊午春予携尧坤姜贰尹访端溪明府裴洁簠研求图纬因及曼倩射覆,洁簠封二物试予且订中则请遗是日已酉时亥将课得卯酉卯日禄值春为桃李其色青乘元武不可食两卯夹酉必泽中金石之器干上戌为代天巡历之神又为足能行乘朱雀为言臣似纪录之书启视乃是砚与历代名臣言行禄群推忆中予尔自喜弋获遂请铭于尧坤而珍藏之萧韶誌。

萧韶,清光绪庚辰浙江按察使,江西布政使。

清 邵志纯铭端石竹节砚

年代清

尺寸18×15×3.8cm. (7 1/8×5 7/8×1 1/2 in.)

此砚老坑端石,作竹节形,墨池深峻,砚堂平整开阔。侧缘保留原皮浮雕竹纹,挺拔秀美。一侧镌行书铭:钱塘邵氏家庄珍玩品第六。砚背镌行书铭:此砚余先大夫最所钟爱,尝谓纯此石今不可多得,尔□须宝藏之。今忆其言又十馀年矣,爰识鋟于背以志。邵志纯。此砚选料考究,器型儒雅端庄,色泽深沉内敛,包浆温润,质地细腻,雕琢手法娴熟老辣,原配红木砚盒。

邵志纯,字怀粹,号右庵,仁和(杭州)人,清乾嘉时期名士,藏书家,邵康节之后,邵家为杭州名门。西泠蒋仁、秦瀛与其友善。“西泠八家”之蒋仁曾为其刻“康节后人”、“乐安书屋”印。嘉庆元年举孝廉方正,入阮元幕僚,编纂《两浙輶轩录》。蒋仁晚年贫病交加,凡典卖、借赊、治病之事,皆靠邵志纯经手。著有《乐安书屋诗文集》。有子邵书稼。

清 澄泥猫趣砚

年代清

尺寸12.8×11.7×2.6cm. (5×4 5/8×1 in.)

砚为澄泥制,色黄泛紫色,圆雕狸猫形,石眼传神,眉目清晰,首尾相接,作蜷曲态。置之案头,憨态可掬,意趣盎然。

澄泥砚滥觞于汉,后遂盛而不衰,唐人称以为“砚中第一”。及宋,与端、歙、洮河列为“四大名砚”,史称“一陶三石”。因其厉寒不冰,呵气可研,贮墨不耗,积墨不腐,倍受历代帝王、文士所推崇,唐宋时皆位列贡品。《砚小史》录:“澄泥之最上者为鳝鱼黄,黄质黑章名鳝鱼,黄者色若鳝鱼之背,又称鳝肚黄,较细腻发墨,用一匙之水,经旬不涸,一窿之墨,盛暑不干。”

清 端石降龙罗图纹砚

年代清

尺寸15.7×9.6×1.5cm. (6 1/8×3 3/4×5/8 in.)

此砚端石制,呈长方形,砚首为凹成砚堂,砚面平款,周缘浮雕波曲纹,纹饰细腻连贯。砚背浮雕降龙罗汉图。海水仙山中,罗汉双目瞠视,隆眉高鼻,嘴角微扬,满腮虬须,一手持珠,胡服法衣衣褶清晰,自然流畅。苍龙从云中探出,与罗汉遥相呼应。附有原配朱漆盖盒。此砚砚质精良,造型端庄、纹样精细。

降龙罗汉即“庆友尊者”,名叫难提密多罗,意为庆友。他在佛祖涅盘八百年后,降生于狮子国,是当时远近闻名的高僧。古印度那竭国人受恶魔波旬盅惑,信奉邪教仇视佛教,到处焚毁寺庙、杀害僧人,并将掠夺来的佛经藏入龙宫里。庆友尊者施展法力降服龙王,将佛经取回,佛教得以再次在世间流传。

清嘉庆 宁夏五爪龙纹栽绒抱柱毯成对

年代清嘉庆

尺寸95×347.5cm. (37 3/8×136 3/4in.)×2; 每块面积约3.3平米

一般说来,龙纹抱柱毯制作时均为成对,但现存在世的龙抱柱,能见到一张已不多见,成对者更是珍罕。龙抱柱,是中国乃至世界古毯中最为特别的品类,专用于藏传佛教高规格寺院的经堂廊柱。

此对龙抱柱宁夏栽绒毯,米黄色大地,纹饰以藏青色为主,冷暖互补。图案横向布局,顶部为如意云头,其下为兽面纹,宗教意味浓郁。中部满铺整条五爪龙,底部是典型的海水江崖图案。毯心间饰盘长、法轮、宝伞、法螺、莲花、灵芝等。盘长纹是佛教“八吉祥”图案之一,闭环线条,回环往返,意为佛法“回环永恒”。法轮意为经久流传,破除障碍,吉庆无边。以藏青与湖蓝二晕色法织就的腾龙,在米黄色地上醒目有神,龙须卷转飘逸,与祥云融合;龙鳞亦以藏青色小面积色块有序排布,不厌其烦,精密细致;龙首昂起,五爪张开,气势磅礴。

此对龙抱柱毯的经纬线为棉质,手工编织,纹路清晰,因时代久远部分栽绒有脱落。然其庄重威严,典雅高贵,图案丰富且对称,充满了艺术性。在现代家居环境中,亦可作为挂毯使用,图案衔接流畅,完整而富有气势。

清早期 沉香木罗汉图纹大卷筒

年代清早期

尺寸29.5×29×23.8cm. (11 5/8×11 3/8×9 3/8 in.); 2.05kg

沉香木雕卷筒,施加高浮雕、透雕、线刻诸法,随形通景雕琢罗汉图。画面云涌峰迤,苍松参天,虬枝横斜,诸尊者布置错落,姿态各殊,形骨古野,胡貌梵相,怪戾骇俗,各执法器,以明身份。画风写实工细,须眉毫发刻画入微,衣纹细劲流畅,恍若行云流水。诸相造妙笔下,宛然如真。纵观全图,人物众多,景物繁复,构图错落有致,层次分明,得妙趣于天然。

此卷筒器形硕大,因其本身物理性特殊,凝结的地方粘硬,腐朽的地方松脆,用刀须十分小心,刀法犀利洒脱,雕刻娴熟稳健,展现了制者的精湛技艺。沉香为名贵香料,亦可入药,产自南洋,身有奇香,十分名贵。晚明香道盛行,达官显贵努力搜求,以制文玩,尤以清代宫廷最为突出。沉香木成材通常需数十年,或达数百年的时间,且多朽木细干,故用之雕刻大体量之器较为少见。

清乾隆 核雕百子图把件成对

年代清乾隆

尺寸3.9×3.8×3.7cm. (1 1/2×1 1/2×1 1/2×in.)×2

以核桃壳为材,在底部琢孔,剜出核仁,随形雕刻,以“百子图”为题,方寸之间,如有百人,生动传神,一派生气呼之欲出。两件分别刻款“乾隆年制”、“韵雪斋主人作”以及“乾隆丙子赐诗堂制”,以木匣收贮。根据《清宫活计档》工匠钱粮银纪录,果核雕工匠俸金高于一般工匠,但果核雕名家不多,无他,一般匠役虽然学得这项技艺,难达“精”。此次所见两枚核雕落款考究,雕工精湛,可以想象制作者绝非一般匠役。百子的典故源自歌颂周文王子孙众多。相传周文王有百子,被认为是祥瑞之兆,中国古人认为多子多福,子孙满堂是家族兴旺的最主要的标志,后世遂常作“百子图”,寓意多福多寿,多子多孙,子孙昌盛,万代延续。

两件核雕,刀工稍有不同,款落“乾隆丙子赐诗堂制”者,雕工刚劲有力,线条爽而大气,见其刻画松与石处疏密虚实,因形起势,尤其是石处,不在精描细刻,在于方圆顿挫间达质感,刻出嶙峋。松石刻画实则极为重要,此乃作品全体精明之处,松与石实乃区分两段时间的重要设置。构图分两幕,一为孩童嬉戏,二为砸缸救人,前一幕雕刻八童嬉戏,画中五人成群,有以蒙眼抓迷藏者,有三童玩耍引逗者,有一躲藏角落者,也有另外三人持马枪各自玩耍者,八名小童姿态各异,衣纹毫发以及手持玩物都一一刻画清晰,功力精湛;而当顺松石而去,另一场景就可谓千钧一发,从左到右看,左一小儿惊慌失措,只见背影,缸内小儿只露双腿,命悬一线,而戴头巾小儿应是司马光,已砸破缸,水倾泄而出;由于缸内小儿获救,右边五童欢喜若狂,手舞足蹈。方寸之间,内容充盈,言鬼斧神工也不为过。另外一枚核雕,则雕刻得更为细腻,略留刀痕,磨工细,且小小一个核桃内,雕刻人物比另一枚更多,且雕刻得精致可见毫发的小童还东一人西一人藏于石间、树内,顽皮精灵之极,神形俱备,让人忍俊不禁。人与松石连接较密,边线流畅,两个场景变换时,连接不见一丝违和。

据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一书提到,宫中乾隆皇帝的百宝匣内,其中有一格装的是一对雕刻着神话人物揉手核桃。此品同样是乾隆年间珍品,经宫廷后裔流出,正如上文提及过,此对精品雕刻精湛,落款甚雅,非一般匠役所制。

图片来源于网络、嘉德拍卖行等;文章内容参考自网络、书籍;若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分享到:0